鲸鱼灯

如果记忆拟人

你们帅气的鸢哥:

我们住在大脑里,我们是他的记忆。


那小孩是童年,他有时很天真活泼,有时又很令人费解。我喜欢他,他总是带来愉快和安慰。虽然他偶尔会说谎,但我想这不能怪他。


最神奇的是这个家伙,他只在夜晚逐渐出现,天亮后又凭空消失。他的长相很奇特,身上每一处都是由从我们身上借鉴的相貌扭曲拼凑而成,没有一处是他自己独有的。他每次出现,都会重新拼凑一副新的相貌。这家伙叫梦境。


那个大块头叫知识,他这些年越加地强壮了。从我认识他的时候开始他还是个小不点,然后他一天天地飞快成长,变成了我们当中块头最大的一个。


我最喜欢观察知识的成长,因为他也很容易消瘦下去。他必须一刻不停地运动,将脂肪转化成肌肉。同一种食物对他来说,只吃一次是永远不够的,他需要反复吃很多次,才能够使自己强壮起来。但是最近他学会了一种新的方法,他开始尝试烹饪,将不同的食材以不同的方式组合在一起,做成新的菜肴,他的个头长得更快了。


那个总是笑眯眯的家伙叫幸福,他就像月亮一样,我曾经在一段时间内看到他的个头越来越大,又在另一段时间内看到他变得越来越小。我曾经问他对于自己会变小这一点怎么看,他摊了摊手说,人不就是这样么。


另一个总是愁容满面的家伙叫痛苦,他似乎总是在逐渐变大的过程中,我几乎没有见过他变小。但他总是躲在阴影里,只偶尔出来晒晒太阳,因为他很容易晒伤,很快又得灰溜溜地回到阴影当中。


还有很多其它的家伙,虽然我们各自都不相同,但总的来说,我们的相处还挺愉快的。


童年最近开始变小了,他像雪糕一样融化,变得越来越小。大家对此似乎都无动于衷,只有我拼命想要挽留他,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他。


这没有用,他几乎完全消失了,变成了一颗小小的星星,那是他最后所剩下的。我把它收藏起来,它和我融合在一起,我可以永远保留它了。


随着时间的推移,遗忘的荒漠开始逐渐吞噬我们。我看到大家都开始融化、消失。最后的大脑只剩下了我,遗忘把我孤零零地留在了这里。


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甚至不知道我是谁。事实上,我对自己的身份一直充满迷惑,大家也对此绝口不提。我从未被告知自己是谁,我只是在这里,只知道自己是记忆的一部分,而且是最后仅剩的一部分。


我们的大脑开始死亡了,周围暗下来,我等在那里,知道我将和它一同消失。黑暗就要吞噬一切,我等待着最后一刻,它终于将要承认我并喊出我的名字的那一刻,它就要到来了。


“遗憾。”它对我说。

评论
热度(41)
  1. 鲸鱼灯你们帅气的鸢哥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鲸鱼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