鲸鱼灯

你曾跨过荒原

她日埋骨:

你曾跨过荒原。




你最近时常想起那7000多次模拟,想起你独自一人跨过的荒原。




那时你的内心充满了不确定,看荒原上清晨起的雾,你想起Root刚洗完头发把她湿漉漉的脑袋往你的怀里蹭。




现在Root在你怀里呼吸,你却赶不掉那时记忆里的她。




你知晓,你在害怕。




你有点恼,不知对谁,你从来学不会如何跟情绪好好相处。




你又有点欣喜,就像初次尝到爱情滋味的青春期少女。




在你人生的大多数年纪里,你都是孤身一人,你却始终也没学会与自己独处。于是你把自己扔进酒精,狂欢,血液与伤痛,那些让你清醒同时让你失去的东西。




你是疯了的天鹅,变黑的山羊和手心空荡的弑神者。




你明明看到了,那从黑暗边缘一点点溢出来的光,你却相反方向跑去,直到完全失去她。




于是,那一片片黑暗又将你吞入肚中,在撕裂的瞬间,你听见上帝的指尖在你耳边敲打:




Four alarm fire.




头一次的,万般色彩向你黑白色的世界呼啸而来,你本能的拒绝,你又不得不抓住。




She needs you.你对自己说,让自己相信,and this is real.




如果她是你的救赎的话,那么你也一定是她的救赎。




你揉了揉她刚刚剪短的棕色短发,熟悉的味道——你的洗发水的味道。




她在梦里发出闷哼。




“死亡也并非是所向披靡。”你在她耳边轻声说,像是叹息。




 FIN.






《死亡也并非是所向披靡》


西沉的月亮融为一体;


骨头被剔净,而干净的骨头又消失,


他们的臂肘和脚底一定会有星星;


尽管他们发痴却一定会清醒,


尽管他们沉落海底却一定会重新升起;


尽管情人会失去,爱情却永生;


死亡也并非是所向披靡。


死亡也并非是所向披靡,


久卧在大海的迂曲漩涡之下,


他们不会像卷曲的风儿一样死去;


当筋骨松弛在刑架上挣扎,


虽受缚于车轮,却一定不会屈服;


他们手中的信仰会被折断,


独角兽似的邪恶刺穿他们的身躯;


纵然粉身碎骨,他们一定不会屈服,


死亡也并非是所向披靡。


死亡也并非是所向披靡,


海鸥不会再在他们身畔啼鸣,


波涛也不会高声拍打着堤岸;


曾经花枝招展的地方再也不会


另有鲜花昂首笑迎雨点的打击;


尽管他们疯狂,像硬瘤一般僵死,


一个个人物的头颅在雏菊丛中崭露;


在阳光中碎裂直到太阳崩裂,


死亡也并非是所向披靡。


 


PS.觉得“尽管情人会失去,爱情却永生;死亡也并非是所向披靡。”这句话真的很适合肖根。




PPS.私下真的很喜欢短发根,好攻啊。



评论
热度(40)
  1. 鲸鱼灯啊啊啊啊啊软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鲸鱼灯 | Powered by LOFTER